2019生肖红蓝波 > 施工帽 >

脆皮安全帽引发行业拷问:一线施工安全保障是

2019-07-05 18:01 来源: 震仪

  “脆皮安全帽”事件发酵后,一方面主流媒体纷纷深度挖掘“安全帽”背后隐藏的施工劳务用具市场监管漏洞;另一方面也引发了各地建设工程项目的临时突击自检,更换不合格安全帽等劳务用具。然而,最受大众争议的,依旧是一线建筑施工工人的安全保障问题。

  视频中展现的“工人帽”与“领导帽”撞击画面,粗暴却很有感染力,由此引发的舆论热潮也显得激烈愤慨。缘何两种安全帽质量相差如此悬殊?视频暴露的是个别现象还是整体行业漏洞?

  “脆皮安全帽”事件后,经媒体调查报道,目前国内劳务用具市场的确存在售卖“低价劣质”安全用具的现象。以安全帽为例,市面上的劳务用品商店从几块到几十块的价格都有售卖,而产品质量也是参差不齐,无法通过安全测试检验。同样的情况,在不少网购平台也可以发现。

  同时,“脆皮安全帽”事件也暴露出了相关监管部门的管理漏洞。在日常监管工作中,检查工作的重点多局限于“安全帽是否佩戴”“安全帽佩戴方式是否正确”两方面,并未对安全帽的材质与安全性进行检查,为劣质安全帽提供了生存空间。

  而且,除了上述两方面,从市场角度思考,劣质安全帽存在如此大规模的零售市场,可见其上游必然存在一批违法的产品生产商。进一步思考,市场因需求而生,那么当下的“劣质劳务用具”市场又是因为什么需求而催生?

  此次“脆皮安全帽”事件所引发的舆论争议焦点,一方面是“一线工人被发放佩戴劣质安全帽”,另一方面就是“工人安全帽与领导安全帽的质量悬殊惊人”。前者,视频中当事人所佩戴安全帽是否由工地发放,且不去深究,调查结果的的确确暴露了当下劳务用具市场存在的监督管理漏洞,部分一线施工人员也的确没有得到有效的安全保障。

  后者,却直接关系到当下一线建筑工人的施工安全保障现状问题。“领导帽”,不管如何界定“领导”二字,一线施工人员一定是被排除在外的。如果真的存在以是否为“领导”,来分配不同质量的安全保障用具,这将是对我国整个安全生产保障制度的讽刺与挑战。那么劣质安全帽的市场源头究竟在哪里?

  首先,在建筑行业,安全帽的确会因岗位不同而颜色不同,但绝不会出现因岗位高低而形成质量优劣的现象。无论“领导”的帽子还是“工人”的帽子,质量都必须通过相应的国家标准检验,因此客观上是不会也不允许出现“领导帽与工人帽”的现象出现。

  其次,依据国家相关规定,项目建设费用的2%必须投入在安全设施设备上,审计的时候必须提供足额的发票和证明。即是说,工程项目部是完全有能力为工人配发优质安全帽的,且这笔费用是无法节省的。尤其相较因基础安全保障用具原因所导致的安全事故损失,为节省几十块而损失几十万,项目单位绝非没有理智的。因此,正规工程项目部是不会采购廉价劣质安全帽的。

  实务中,工地上的安全帽主要有三种来源:一是总包项目部配发;二是分包劳务统一购买;三是工人自己购买。

  由于专款专用,且违规成本高,所以在采购安全帽这种不算高投入的劳务用具上,基本不会出现以次充好抽捞油水的现象出现。总包施工单位都有自己的固定的安全帽供应商,通过相关检验,出具证明,才会购买。

  建设工程领域中,时常出现违法转包与分包现象,带来许多负面影响:1.层层逐利之下,投入在项目建设中的资金变得越来越少;2.许多没有相关资质的包工头、临时施工班组入场;3.许多小承包商不得不为项目垫资,资金压力大。

  因此,由于安全帽的用量较大,许多分包劳务或包工头会为省下几十块的差价成本,在劳务用具市场采购廉价劣质的安全帽。

  施工单位发放安全帽是有一定流程的,首先现场实名制工人登记,安全入场教育,然后签完入场登记手续后进行发放。但后期劳务人员流动频繁(非实名临时班组较多),或工人不慎遗失损坏安全帽,就需要自行缴纳费用购买了。工人为了节省,且缺乏安全意识,往往选择廉价劣质的安全帽。

  “脆皮安全帽”事件后,由于涉及“农民工”这一敏感群体,不少社会舆论将个别的施工安全保障问题,放大到整个建筑行业。显然,这样的观点是不理性的。无论在国家法律角度还是安全责任制度方面,建筑行业的安全保障工作都是受到约束的。

  《安全生产法》规定“生产经营单位必须为从业人员提供符合国家标准或者行业标准的劳动防护用品,并监督、教育从业人员按照使用规则佩戴、使用”。

  国家标准《安全帽》规定,产品说明必须声明“为充分发挥保护力,安全帽佩戴时必须按头围的大小调整帽箍并系紧下颏带”。

  在监督检查中发现带安全帽不系下颏带的行为时,可以责令立即消除或者限期消除隐患,生产经营单位拒不执行的,根据新《安全生产法》,可以按照第九十九条的规定,责令生产经营单位停产停业整顿,并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二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

  从安全责任角度来看,我国实行安全生产责任追责制度,建设工程项目发生安全事故,依据事故责任认定,对责任人进行追责。

  从经济赔偿角度来看,因劣质劳务保障用具导致的工程事故,以意外伤残、伤亡为例,施工单位将面临数十甚至过百万的经济赔偿。同时事故责任人还将承担法律责任,施工企业资质也将受到影响。

  综上,我国建筑业安全保障管理有着法律与制度两方面的客观约束,即同时面对事故追责与经济赔偿的双重惩罚机制。基于此,相关施工安全保障工作也绝不会流于形式。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如违法分包、转包、垫资等现象发生,令我国建筑业的安全保障管理出现盲区,为不法商家与相关施工管理人员提供了违法空间。

  此外,建筑安全保障管理工作,客观上为建筑工人创造良好安全的工作环境,但实务中,许多工人师傅缺乏施工安全意识。以安全帽为例,正规标准的安全帽具备一定重量,在夏季施工经常会造成不透气、闷热的现象,许多工人师傅因此抗拒佩戴安全帽。实务中,工地安全员追着工人师傅佩戴安全帽的现象几乎每天都有,这也是许多建筑施工管理者普遍面临的难题。

  “脆皮安全帽”事件,暴露出我国建筑劳务用具市场的监管漏洞,同样也警示相关施工管理人员,严格把控劳务用具的采购应用,为一线建筑工人师傅提供有效的安全保障。源头上,相关工商管理部门应进行严格排查,防止劣质安全用具流入市场;终端应用上,应由项目劳务统一标准采购,避免“脆皮安全帽”事件再次出现。

友情链接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公司名称
 公司地址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9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9 2019生肖红蓝波 版权所有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公司地址